国军抗战中交换比最好的胜仗 却为何不大肆宣传

2017-05-24 09:28 评论 0 条

湖阳镇大捷,即枣宜会战中的湖阳镇战斗,发生于1940年5月15日。

武汉会战之后,日军占领武汉,兵力相对于占领区已达到了极限。但武汉周边的国军远未肃清,可能威胁到武汉的日军。为解决这一问题,兵力已经捉襟见肘的日军又纠集12万人,发动枣宜会战。日军的作战方案,是主力从平汉线上的信阳、确山出发,向西打击国军聚集的枣阳、宜城(这两地距离武汉200公里,但聚集了二三十万国军),之后折向西南攻击宜昌。

唐河县位于枣阳的北方,从确山出发的日军需要经过泌阳、唐河,才能打击枣阳。

发现日军的大规模动向后,国军也向枣阳-宜城大规模集结,准备抱团防守。其中,85军第4师(师长石觉)从北面南下驰援。5月中旬,第4师第11团抵达唐河县城南边的湖阳镇。

日军惯用“分进合击”战术,一时间泌阳和唐河境内到处是以大队为单位过境的日军。5月14日下午,11团发现一支日军部队占领了湖阳镇西北边不远的王庄,通过询问逃难的王庄百姓,11团团长万宅仁确信王庄内有大约敌一个大队。万宅仁随即命令,第1营(营长潘如涵)作为预备队,向信阳方向警戒;第2营(营长沈金生)由王庄北向南攻,第3营(营长韩声涛)由王庄南向北攻。另外万宅仁请求军部急调山炮支援。

15日凌晨3时,战斗开始。这时候11团首先得到一个好消息:以往磨磨唧唧而且老是嚷着缺炮弹的85军炮兵竟然到位了,开始用75毫米山炮、战防炮、迫击炮轰击王庄。在炮火的掩护下,11团2营和3营一个从北面,一个从南面开始夹击进攻王庄。1-jpg1-jpg

 枣宜会战中的日军

 

国军部队枪炮齐发,日军也迅速沿村外布阵,进行还击,火力猛烈。这时候,11团的第二个好消息到了:拂晓时开始下起雨来,在战机还没实现全天候作战的1940年,这意味着整个白天敌机都不能轰炸。

团长万宅仁指挥炮击敌人。2营和3营的官兵奋勇反复冲杀,日军渐渐被压缩。下午2时左右,敌人被压退、龟缩于村内,敌我双方呈胶着对峙状态,双方都有很大伤亡。这队日本鬼子确实训练有素,应变迅速,兵力运用到位,火网组织严密,射击精准,打得顽强,并用70毫米步兵炮向我轰击,企图坚守待援。

战斗中,2营营长沈金生中弹阵亡,2营从北面的攻势一时受阻。南边,3营营长韩声涛组织的3次冲锋也都未能奏效。利用战斗间隙,韩声涛在壕沟里召集副营长、连、排长和部分班长组成突击队,韩声涛亲自任队长。

突击队每人1挺机枪或冲锋枪、600发子弹、4个手榴弹。出发前,韩声涛说:“今晚以前必须解决战斗。如果明天无雨敌机轰炸,如果敌增援到达,这仗就难打了。成败在此一举,不成功便成仁,如果这次冲不进去,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要与日本鬼子同归于尽!”1-jpg1-jpg

  枣宜会战时的营长韩声涛。

 

同时,失去营长的2营也派出了突击队参与进攻。借着黄昏,韩声涛突击队队协同第2营突击队发起了最后进攻。战斗持续到晚上10点左右,经过猛烈冲杀,2、3营分别从西北、东南冲进村内,此后不久,敌人枪声完全停止。清扫战场,韩声涛统计的结果是找到了400多具日军尸体,由于正值夏天,臭气扑鼻。另根据附近村民报告,约有50~60名日军最后突围。这意味着之前情报的“敌军一个大队占领王庄”基本属实,这应该是日军一个大队的可战主力被全歼了。

打扫战场时还发现,王庄村中一块地面是新土。挖开一看是一大红薯窖,里面有用白布包着的一具尸体,剥开检查,其军服显示这是日军一个大队长的尸体。后查询日军编制序列,确认是日军昭上大队长。

从其身上搜出一个笔记本则更有故事。这是昭上大队长的战地日记,上面写的是夹杂不少汉字的日文,其中有一句话韩声涛看懂了,那是一句全由中文组成的话:

“支那军弹如雨……”

看来11团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应该是在第一轮进攻中,国军枪炮齐发,意外地把昭上大队长打死了,这货死前还在记战地笔记,“下”字没写完就嗝儿屁了。日军大队长第一轮就阵亡,可能也是此后日军作战意志没那么顽强的原因。

再往下挖还发现用布包着的被拆卸的两门山炮。看来日军准备反攻时再夺回去。

全场战斗,国军11团3营营长韩声涛在2营营长阵亡、进攻一度受挫时仍保持旺盛的斗志,不顾一切德继续组织敢死队且亲自带队进攻,是整个战局的关键点。11团团长万宅仁最初下令2个营向王庄进攻,其本意可能是让两个营拖住日军,然后召集11师乃至85军的更多的部队对王庄日军进行包围歼灭。但韩声涛的英雄胆气改变了战局。

此战国军两个营独立作战,基本歼灭了日军一个大队,日军战死400多人,被俘十余人,大队长战死;国军伤亡400余人,1名营长战死。这个交换比已经超过1了。而且要注意,这是一场国军主动进攻的攻坚战!这样的交换比和战绩,在国军的大小战斗中可谓绝无仅有。另外这个战绩也比关家脑战斗漂亮得多。关家脑战斗日军遗尸400~600具,八路进攻的部队是6个团,但由于重火力极度缺乏(别说75毫米山炮和战防炮了,迫击炮弹药都不够,而且韩声涛的突击队人手一支自动火器每人配600发子弹),付出了很大的伤亡。

遗憾的是,由于枣宜会战国军最终失败,枣阳、宜城、宜昌全部被日军攻占,国军33集团军司令张自忠战死,国军高层震怒,常公下令不许“败局中找亮点”(这在以前国军的文宣中常有)来给整个会战涂脂抹粉,湖阳镇的这场大胜的战斗也就被暂时搁置不准宣传了。

韩声涛没有靠山,升迁速度极慢。到1949年才任团长,驻扎北平。1949年2月,北平和平解放。韩声涛部队的师长、团长纷纷乘坐飞机回南京(韩所在部队是中央军),但韩声涛没走。因此国军退到台湾后,也不宣传湖阳镇战斗。

建国后,韩声涛任第一高级步兵学校(辖商丘、信阳、长沙、南昌、桂林和广州共6所步兵学校)教务处副处长(副师级),后转入地方工作,享受离休干部待遇,2010年逝世,享年98岁。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国军抗战中交换比最好的胜仗 却为何不大肆宣传 | 宅男俱乐部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