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低速抵近禁飞区 雷达兵及时发现立一等功

2017-05-24 08:47 评论 0 条

1-jpg1-jpg因为荣获第21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雷达操纵员刘伟修又火了一把。

雷达操纵员这个职业听上去与普通人的生活离得并不近,但实际上,刘伟修所做的事情和每个中国人都息息相关——他和战友们一起保卫着祖国领空的安全。和陆军在枪林弹雨中厮杀不一样,雷达操纵员的“战场”在作战方舱内,他们不需要冲锋陷阵,却责任重大。

其实自2013年立了一等功之后,刘伟修便火了。

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93534部队76分队士官,他的故事,要从13年前讲起。

“特别爱值班,就跟有人特别爱打游戏一样”

13年前,刘伟修初到空军雷达某旅任雷达操纵员时,连电脑键盘都用不熟练。同年兵都达到了独立执行任务的水平,他还用“一指禅”戳着键盘,成绩全班垫底。老班长李玉树当着众人的面说他是“孬兵”。

“从那以后就憋着一股劲儿,别人睡觉我值班。”刘伟修在此前的采访中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雷达操纵员值班时坐在一个几平方米的方舱中,需要连续几个小时盯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荧光波形图,随时搜索空中目标,并及时录取上报。

这项任务责任重大,如果未能及时发现异常不明空情,在平时,可能导致空中发生安全事故;在战时,则有可能造成巨大的战斗力损失,直接影响战争胜败。对于雷达兵来说,根本没有平时和战时之分,值班即作战。

这种让人精神高度紧张的工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煎熬。但刘伟修“特别爱值班,就跟有人特别爱打游戏一样”。

“你打游戏的时候是不是特别想赢,特别投入?我值班就是那个状态。”刘伟修说,“我遇到重大任务就兴奋,听见警铃就来劲儿!”

但他也出现过失误。有一次,刘伟修值班保障航空兵部队转场,原本计划的一批两架编队起飞,临时调整为一批3架,刘伟修瞪圆了眼睛也没分辨出来多了1架飞机。

“打起仗来,连敌人有多少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打胜仗!”他产生了强烈的本领恐慌。

连着几年,他平均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最后,他总结出一套判定飞行目标机型、架数的方法,在全旅得到推广。

抓住“低慢小”,荣立一等功

2010年以来,我国陆续开放各地的低空空域,一些小型飞机和航空器的应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不少便利,但同时违规飞行事件也逐渐增多。

“低空、慢速、小型飞行目标”非常难发现,因此可能对空防安全造成极大威胁。事实上,攻克“低慢小”课题是所有雷达操纵员的目标。

2013年的一天,刘伟修的机会来了。

“刘班长,今天这么好的天,咱能逮一个‘低慢小’吗?”指挥室站长魏习龙笑着问值班的刘伟修。

“只要它敢飞,我就能把它逮住!”刘伟修干脆地回答。

当天7时许,雷达开机完毕,随着基线的均匀扫描,屏幕上出现密集的回波丛。刘伟修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十几年的经验积累,什么样的雷达波形此时应该出现在屏幕上,什么不该出现,刘伟修的判断准确率已经非常高。

突然,东北方向,一个回波亮点跃入他的视线。

怎么回事?雷达信号在搜索,他的大脑也在思索,这个季节、这种天气、这个时段到底应该出现什么样的波形。

“这个亮点不正常!”刘伟修立时挺直了腰板。

数十秒钟以后,他果断地得出结论:这是异常空情,目标正以每小时100公里的速度“抵近”禁飞区。

他抓起电话迅速向上级报告。

警报声骤然响起,两架直升机立即起飞升空查证。

后来证明,这是一次违规飞行。若不是刘伟修及时发现,很有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

“谁值的班?刘伟修是谁?!”这个故事迅速传遍了各个雷达站。

岗位排名连月第一,“修班长”拿奖当之无愧

刘伟修个头不高,貌不惊人,但在解放军93534部队76分队,提起刘伟修,大家都尊称他“修班长”。自打刘伟修所在旅里实行“岗位排名”政策以来,由于多次成功处置异常空情,刘伟修连续3个月排名第一。

“岗位排名”可以被通俗地理解为士兵“战斗力值”的排名。这是刘伟修所在雷达旅为衡量每名战勤人员的战斗力而打造的一把新尺子。

这项数据会直接与每个人的成长进步挂钩。“每个人的入党、考学、立功、授奖、留队等事宜都可以根据这个排名来定,大家心服口服。” 当了十几年雷达技师的陈国应向记者解释。

有了这个排名,所有评优评奖都有了根据。加之,刘伟修还先后圆满完成了系列演习和重要活动的空中安保任务,撰写的相关文章先后在《雷达兵》《雷达通讯》刊登。“修班长”此次成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身边的战友们似乎都并不意外。

本就是标杆的刘伟修现在更是成了他所在部队的明星。他的战友也好,徒弟也罢,都在心里憋着劲儿,想当下一个刘伟修。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目标低速抵近禁飞区 雷达兵及时发现立一等功 | 宅男俱乐部

发表评论


表情